<u id="ojgtu"><output id="ojgtu"></output></u>

      1. “折疊”鄉村

        富人們的“人情”和“面子”,看似還在遵循鄉土邏輯,卻在時時刻刻制造和窮人的文化區隔。

        作者:呂德文 武漢大學社會學系研究員 來源:南風窗 日期:2022-04-25

        科幻作家郝景芳的《北京折疊》,可謂是對現代社會“區隔”的隱喻,上流、中產和底層人群看似生活在同一個時空中,卻相互割裂,且并不均等地占有空間和時間?!罢郫B”的社會景觀,已經從城市拓展到了鄉村,乃至人們普遍認識到了分層、區隔在生活系統中的支配地位。

        鄉村社會的市場化轉型,已經持續了40多年時間。在市場化轉型的前20年時間,市場邏輯只是在生產領域凸顯出來。鄉里鄉親和親戚朋友中,有些人成了富人,有些人成了窮人,但他們都還生活在同一個村莊,共享一套生活系統,遵循共同的社會文化價值。鄉村社會雖然分化了,卻未必真正有分層,更談不上社會割裂。但是,進入21世紀以后,市場邏輯開始殖民鄉村社會的生活世界。一種顯示身份的消費文化,開始在鄉村社會中流行開來。富人們在仿照城市生活方式“過日子”,洋房、高檔汽車等耐用消費品,既是生活所需,更是一種文化象征。甚至于,富人們開始構建新的生活方式,并支配了鄉村社會的文化再生產。

        富人們的“人情”和“面子”,看似還在遵循鄉土邏輯,卻在時時刻刻制造和窮人的文化區隔。富人們的人際交往圈,都是有共同“愛好”的人,而這些“愛好”,往往是建立在高消費的基礎上的。甚至于,哪怕富人們需要在鄉鄰和親戚朋友走人情,其意義也不再是互惠和儀式表達,而主要是為了彰顯其“大方”,如酒席要有極高的檔次,前來吃酒席的親朋好友不僅不要送禮金,還會得到主人家的大紅包。如此,窮人和富人雖然還有千絲萬縷的社會關聯,但他們已經不是同一個圈層的人。甚至于,在富人支配的社會交往規則下,窮人們之間也不好緊密交往,他們辦不起酒席,走不了人情。

        鄉村早就不是一個均質的社會,富人和窮人生活在不同的時空“圈層”,富人的社會資本越來越多,而窮人的社會資本越來越少。

        富人生活方式在鄉村社會中的示范意義實在是太大。在普通鄉民眼中,能否過上和富人一樣的生活已經不是選擇題,而是一道必選題。資本主義文化再生產的邏輯已經開始主導鄉村社會,能否過上高消費、有面子的現代生活,關系到普通人的生活價值能否實現,也關系到家庭再生產能否順利進行。于是,普通家庭砸鍋賣鐵也要讓子女過上“富人”生活,鄉村青年得在城里有一套房,擁有一輛車,小孩盡量在城里上學。只不過,普通家庭再努力,也僅僅是過上中產生活而已;而真正的富人,已經遠離了他們的生活世界,早就隱身在另一個時間和空間了。

        要是某個普通農家遭遇天災人禍、命運多舛,他們大概率會被那個想象的溫情脈脈的鄉土社會加速拋棄。普通農民家庭已經因為要進城過上中產生活方式而耗盡了家庭資源,根本就不可能有條件來資助窮親戚。而那些富人們,他們也許會資助窮親戚,但每一次資助都是慈善—而不是出于親情鄉情的責任和倫理。這對窮親戚而言,無異于人格上的羞辱。最重要的是,由于不是生活在一個圈層,他們薄弱的社會關聯實在經不起幾次“借錢”的消耗。

        當然,如果人們覺醒得快,承認這是一個折疊的社會,承認窮人和富人之間的地位差距,而不再執著于所謂的鄉里鄉情,這個世界也照樣正常運轉。


  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  本刊及官網(南風窗在線)刊登的所有作品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錄像、圖表、標志、標識、廣告、商標、商號、域名、程序、版面設計、專欄目錄與名稱、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、信息等)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,違者必究。

       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-61036188轉8088,文小姐。

        男孩子国内视频亚州性爱图_午夜电影街秋霞电影网_午夜精品在线黄色乱轮电影_A色毛片免费视频
          <u id="ojgtu"><output id="ojgtu"></output></u>